郑新立

首页    专家    郑新立

微信图片_20181120172236


经济学硕士,研究员,曾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民生研究院高级顾问,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理论与政策。2009年4月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世界郑氏联谊总会常委兼最高决策委员会执行主席,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

曾在中共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国家信息中心、国家计委工作,曾任国家计委政策研究室主任、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现任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多次参加中共中央全会、《政府工作报告》和“八五”、“九五”、“十五”、“十一五”规(计)划的起草工作。长期从事经济理论和经济政策研究,在计划和投资体制改革、宏观经济调控、中长期发展政策等领域,都有较深的研究和独到见解。



社会信用体系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突出部分

郑新立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提出要发挥市场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是我们党对客观经济规律,特别是市场经济规律认识的深化和飞跃。所谓市场决定资源配置就是要充分发挥价值规律的作用,在商品交易的市场上大家能够遵守诚信,按照商品的综合价值在市场上进行公平交易,企业得到合理的回报。

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主体,按照市场价格的信号独立自主的决定上市、建立项目、生产产品、产品数量,那么要发挥市场决定资源的作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就是一个前提条件。如果在交易的过程中间,在市场各种经济行为中间存在大量的欺诈行为,必然带来社会市场经济秩序的混乱,企业将不可能展开公平的竞争,所以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是发挥市场配置资源决定作用的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有没有诚信是企业生存发展的根基,一个有长远发展观念的企业,那么他依然注意维护企业的信用、企业的品牌,把企业的信用当作企业的生命。我们看到好多企业原来发展很好,后来因为商品的质量欺诈行为一下轰然倒台,甚至给我们行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说明我们企业要想真正发展好,有长远的发展前途,必须从信誉做起,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企业的信誉,爱护企业的品牌。

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迫切要求。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治理体系跟过去的管理体系比较有大大的扩展,它不仅包括政府对社会的管理,也包括我们行业组织、市场中介组织的自律性的作用。我们通过一个行业组织制定行业的行规,大家共同遵守,自我约束,就能够在这行业内部实现公平竞争,维护行业的信誉。有一些企业不守行业的信誉,那么行业组织就可以采取一些惩戒措施,这种行业协会在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作用很大,如美国、日本。我们在这方面很薄弱,下一步要发挥这些市场中介组织和行业协会的作用,来进行行业道德的自律。所以我们建立社会信用体系是实现社会治理现代化的一个迫切要求。

从当前来看,在信用领域我认为最突出的问题:

第一是商品质量信用。特别是尽快建立食品安全体系,这关系到我们广大老百姓生活饮食的安全,也关系到我们国家食品生产,食品质量的国际信誉。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建立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制度和食品质量标识制度,可以说这是对食品质量信用体系的一个有效的保障措施。将来我们超市里出售的产品都要在他的商标上标明食品在哪里生产,哪个企业生产的,企业法人代表叫什么名字,电话是多少,一旦发现质量问题,马上就把你抓出来。建立食品质量标识制度,凡是进超市的食品,按照法国、欧洲他们那些标准规定分类:有机食品、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三种档次。有机食品就是不上化肥,不上农药,价格最高;最低价格是无公害食品,它使用化肥和农药,但绝对没有三聚氰胺等对人体有害的东西。有机、绿色、无公害分别用不同颜色的标识明确的标识出来供消费者选择。他们的认证由农业部门、质量部门联合认证,一旦发现问题就严厉高额处罚。我想这两项制度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结合起来,将会尽快的恢复食品质量安全在国人心目中的信誉。这件事可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有人说这是一件小事,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小事,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关系到群众食品安全的事,就是头等大事。我记得80年代“广货”在全国信誉很高,当时“广货”行销全国,行销世界,当时是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北上、三分之一是销到国外、三分之一在广东就地销售,可现在他的北上和出国的比例越来越小了,那么需要我们广东建立“广货”的新的信誉,提升“广货”的品质,实现广东商品的升级换代,来开拓新的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这也关系到我们广东经济的发展。广东经济已经领先全国30多年了,从经济总量到增长速度都领先全国,现在很快就要被江苏超过,今年上半年只差一两千个亿了,一不小心江苏就要超过广东了。广东怎么办呢?我看要从提升商品质量,提升商品的知识含量和价值含量,从这个角度来实现广东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继续在全国发挥领跑的作用。小平同志讲的让广东尽快要超过“四小龙”,“四小龙”有三个已经被广东所超过了,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韩国了,希望广东在实现产业升级的同时超过韩国。

第二是货币借贷的信用。特别是银行贷款信用体系。前几年我们社科院做了一个课题,把全国的金融生态排了队,有一个地区的银行不良资产率在全国倒数全三位,后来信誉扫地,银行不给他们贷款了,后来费了很大的劲来改变在银行对它们的信誉。我们广东要想实现持续发展,要想争取到更多的资金支持,争取到银行更多的贷款,要想在资本市场上筹集到更多的资金,就要改善金融生态,借钱按时要还,如果有一次不还,以后就没人敢借钱给你了。要不断的降低银行的不良资产率,通过这个来建立自己的信誉,能筹集到更多的资金来支持广东的持续健康发展。

第三个是污染排放的信用。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生态文明制度,把原来提出的谁污染谁治理,修改为谁污染谁付费,推行第三方治理,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修改呢?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督变成谁治理谁吃亏,谁不治理谁赚钱,有的人装上污染治理的旧设备或者白天开晚上不开、检查人来了开检查人走了不开,最后导致谁污染谁治理形成了一个空洞的口号。所以这一次的修改中间,环保部极力主张要把谁污染谁治理变成谁污染谁付费,你企业排放了污染,将拿钱来给政府进行招标选择有资质的企业进行治理。比如说我们一个六十千瓦的火电场,一年排污治理的成本是八千万,如果企业偷排,这八千万可能就变成这个企业的收入给大家发奖金发工资了。现在把你的成本拿出来,让确定的企业来进行第三方治理,这就是培育一个庞大的环境治理的市场,培育一个强大的环保产业,用市场机制来解决治好环境污染的问题,这样我们治理雾霾,我们老百姓能够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喝到干净的水,这个愿望就能早日实现。这个措施的推出,也应当从我们建立社会信用紧密结合起来,如果我们信用企业都很守规矩,自理污染自理排放,也就没有必要进行第三方治理了。一直到现在我们一些企业还想不通,为什么要找第三方来治理?我有钱能够自己治理,你们还不相信嘛?我们回答:“管理学最高原则就是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信任是一码事,监督是监督。”所以现在不得不施行一个谁污染谁付费和第三方治理的制度,我们施行这样的一个制度就能够真正的把符合质量的,最好的环保设备装上去来解决我们无污染的问题。但是呢,这个制度还要和社会信用紧密的结合在一起,同时实施。

总之,我们通过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来规范市场竞争秩序,就能够为我们社会的公正,为企业提供一个优胜劣汰的良好环境做出贡献。


2018年10月31日 11:55
浏览量:0
收藏
Powered by CloudDream